“揽客”、“带货”……“云游”,不仅是“疫”时之需

“揽客”、“带货”……“云游”,不仅是“疫”时之需
“云游”,不仅是“疫”时之需  “太和殿的窗棂纹样是最高等级的,称作三交六椀菱花窗,三根棂条相交,交点用竹钉或木钉固定住……”镜头里,红墙绿柳,春意盎然,故宫博物院的工作人员正介绍着紫禁城不为人知的修建细节及其背面的故事。  这是故宫博物院在本年清明节期间推出的“安静的故宫,春日的夸姣”直播活动,两天三场,遭到网友热捧,以新华网客户端直播间为例,共有3492万人次观看,收到留言近6万条,“云游”的魅力可见一斑。  此前,为了合作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包含故宫博物院在内的多个景点已暂停敞开两月有余。不少景点敞开“云游”方法,立异文旅产品,满意大众“疫”时需求。敦煌研讨院和腾讯联合推出微信小程序“云游敦煌”,用户动动手指便能够360度探究全景数字洞窟;马蜂窝旅行与快手短视频联合推出“云游全球博物馆”系列,以直播方法带领观众旅行全球闻名的博物馆和美术馆……  从语音、图文到VR,再到直播——“云游”的表现方法不断晋级,给大众带来全新的视听体会,赢得了好评。以故宫博物院直播为例,网友纷繁留言:“太赞了,看到了许多曾被疏忽的美景”“本来还有这么多故事,长常识了!”也有网友表明:“等疫情曩昔,一定要再去一次!”  “其实好几年前就有‘云游’这一概念了,但直到本年才遭到热捧。”我国旅行研讨院景区研讨专家战冬梅指出,一方面,长期“宅”在家里的大众积累了较强的出游志愿,却无法成行,“云游”掌握住了商场需求;另一方面,科技的前进和互联网的快速展开,为景点展开云服务供应了较为老练的技术支持,推进“云游”从概念走向实际。  不过,也有定见指出,“云游”的虚拟体会无法代替线下旅行的实在感触,“云游”将跟着新冠肺炎疫情的完毕而“离场”。对此,战冬梅以为,两者或以互补的方法存在。  “‘云游’有不行代替的共同价值,例如节省时间和经济本钱,打破气候、交通、客流量等传统旅行方法的限制,游客足不出户就能具有‘诗和远方’。”战冬梅表明,“云游”不仅是“疫”时之需,疫情之后,人们在线下出行前,能够经过“云游”的方法提早了解目的地,做足攻略,以取得更好的旅行体会。  从商场视点来看,直播等“云游”方法有助于景点“揽客”、提高知名度,加速旅行业“疫”后复苏进展,除此之外,还有“带货”之效。2月23日,我国国家博物馆、敦煌研讨院、甘肃省博物馆、三星堆博物馆等国内八大博物馆团体上线淘宝直播,经过“实景直播+主播解说+科普讲座+现场卖货”的方法,在线开馆迎客,为博物馆文创产品供应了新的营销途径。  现在,有越来越多的景点参加“云游”队伍。文明和旅行部工业展开司司长高政表明,下一步,文旅部将“狠抓线上”,加速展开数字文旅工业,推进文明旅行与数字经济深度交融,发明多样化产品,改进供应结构。  “要坚持‘云游’热度,就不能盲目跟风、停步于‘云’的方法。不管线上仍是线下,最重要的是不断丰富文旅产品,坚持异质化、细分化、立异性,习惯用户的多元需求,不断延伸、扩展工业链,完成旅行业的高质量展开。”战冬梅主张。(记者 曾诗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